回到主页

利必勁藥店有受嗎,日本藤素吃壹顆能做多久,必利勁吃了兩年了

近10年,非常了解當地狀況,向第一次來泰國的我極力推薦她去過兩次的屍體博物館。我馬上拜託看起來有點閒的美紀,當一日導遊。參觀完屍體博物館回到考山路途中,我瞟了一眼美紀的肩膀,映入眼簾的是不知從哪來的頭皮屑,看上去就像灑在甜甜圈上的白霜。她每一根手指,都沾有看起來堆積很久的汙垢,填滿每片指甲的縫隙。這輩子第一次遇到這種女人,她像是拿著扳手徹底敲碎「女生約會前一定要多照鏡子一次」的刻板觀念。這一刻起,我感受到一股奇特的吸引力。目前為止,我交往過的女生,全都是正經八百的「小姐」。每次我都得忍住想拿高跟鞋打破她們虛偽假面的衝動,努力當好平凡男朋友的角色。對這種角色感到疲憊之下,恢復單身後,女人對我而言就只是單純的生命體。但這位如流星般出現、身上帶著頭皮屑的美紀,讓我平靜許久的心再度升溫,心臟差點在一天之內燒焦。第二次見面……我們結婚好嗎?姊姊瑪黛來泰國的時候,我曾經和一位協助眼睛不方便的她旅遊的外國人導遊,一起去過某間海鮮料理店。那邊價格親民,味道又讚,於是我決定晚餐到那邊吃,便撥了通電話給美紀。打通了。沒接。打通了。沒接。和在菜市場聽到的答覆不同,美紀沒接電話。過
所有文章
×

还剩一步!

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。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,完成订阅。

好的